北京海淀疾控中心 |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性病艾滋病防治
大型艾滋病疫苗临床试验失败原因愈发扑朔迷离
作者:xak 点击数:296更新时间:2009-7-24 0:00:00
   2004年,由美国默克公司、美国国立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及艾滋病病毒疫苗试验联盟(HVTN)组成团队,开始对被寄予厚望的艾滋病新疫苗V520实施一项名为“步伐”(STEP)的全球性人体试验。
   2007年9月18日,《科学》杂志报道,对该试验的一项中期安全性分析显示,该疫苗既无法保护志愿者免遭致命病毒的侵害,也不能减少人体免疫缺损病毒(HIV)感染者体内的病毒数量。默克公司随即宣布,这一历经十年研制的艾滋病疫苗以失败告终。  
   当年11月,坏消息接踵而至。对该疫苗失败原因的分析称,它有可能增加某类临床试验参与者的HIV感染风险。这一针对失败原因的解释对艾滋病疫苗研究者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2009年7月20日,《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网络版刊发两篇论文,对2007年11月份的这一结论进行了进一步分析,分析结果使得该问题愈发复杂起来。  
   在STEP试验中,注射疫苗前已经感染腺病毒(Ad5)的受试者要比那些之前没有感染Ad5的受试者更易感染HIV。由美国麻省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IDMC)免疫学家Dan  Barouch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的Michael  Betts领导的研究小组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研究。  
   研究人员检测了来自于注射过该疫苗的受试者血液内的T细胞。结果发现,与先前没有暴露于Ad5的受试者相比,先前暴露于Ad5的受试者体内并没有更多的识别Ad5的T细胞。在接种疫苗后,他们没有产生更多的T细胞,也没有产生更多的活性T细胞。
   Betts说:“底线是,从免疫学上来看,是否暴露于Ad5,二者之间似乎没有实质性差别。所以这不能解释STEP试验中观察到的HIV易感性差别。”  
   STEP试验开展者、艾滋病病毒疫苗试验联盟研究负责人Larry  Corey表示,联盟内的科学家曾经观察到相似的结果。不过他提醒说,最新的研究没有检测HIV借以进入人体的一些特定组织,如直肠和阴茎包皮,所以就没有排除之前的腺病毒免疫性使得这些部位的组织更易受攻击的可能性。他说:“先前对失败原因的解释并没有完全被驳倒。”  
   Corey同时也指出,后续的分析显示,先期腺病毒暴露在STEP试验停止的时候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重要。研究人员曾持续追踪来自STEP和一个姊妹试验的受试者,并重新分析了原始数据。这些分析突出了包皮环切和患有生殖器疱疹在HIV易感性中的作用。特别是,接种疫苗的未进行包皮环切的男性感染HIV的风险至少是进行了包皮环切男性的3倍。随着时间的推移,疫苗组和安慰剂组的HIV感染率差别缩小。  
   Corey说:“Ad5免疫性的作用已经退居包皮环切的作用之后,同样,在某种程度上,它也退居生殖器疱疹作用之后。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  
   不过Barouch表示,虽然仍无明确答案解释STEP试验中HIV感染率增加的问题,新的研究结果还是可以看作是领域内的积极发展。他说:“我们希望这2篇论文成为领域内的积极信号,过去1年半来领域内已经相当沮丧了。我们也希望能为测试未来HIV疫苗候选者提供路径。”(科学网  梅进/编译)
  • 北京市海淀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版权所有 电话:11686880  邮编:100094  技术支持[E网中国]    京ICP备08003037号
  • 地址: 西北旺办公区: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二街五号 苏州街办公区: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49-2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866号